<track id="lxd1h"><strike id="lxd1h"><ins id="lxd1h"></ins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sub id="lxd1h"></sub>

            <ruby id="lxd1h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lxd1h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漢中紀錄片《漢源》第一集
              時(shí)間:2016-06-16 14:07:06 瀏覽:
              第一集《古道》
              樊小飛
                吳婷是西漢高速漢中收費站的一名普通的員工。自2007年高速公路開(kāi)通以后平均每天有兩千余輛汽車(chē)從這個(gè)閘口通過(guò),往來(lái)運送物資以千億噸計算。

                廖飛龍已經(jīng)記不清這是第幾百次駕車(chē)往返于漢中與西安之間了,他只記得十年前八九個(gè)小時(shí)盤(pán)山轉嶺的車(chē)程,現在僅需三個(gè)多小時(shí)便可順達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年油菜花盛開(kāi)的季節,在漢中任何一條道路上行駛,你都仿佛進(jìn)入了一副山水畫(huà)卷。獨特的自然環(huán)境和適宜的氣候條件讓這里成為了偏安一隅的世外桃源。但如同那個(gè)夢(mèng)中的桃源一樣,閉塞的交通和封閉的環(huán)境使這個(gè)位于秦嶺與巴山之間的天府之地長(cháng)久不便與外界產(chǎn)生聯(lián)系。

                從這張衛星遙感圖上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這片秦巴谷地的地形面貌。它就像一個(gè)巨型的漏斗,被周?chē)娜荷江h(huán)抱。中心的平原地區與周邊山峰的最高落差達將近三千米。盆地以南的山脈因曾是古代蜀國和巴國的領(lǐng)地,人們叫它巴山。而北面的高山便是中國的南北分界線(xiàn)——秦嶺。在古人眼中這里是龍脈,而若要翻越這條巨龍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在穿越秦嶺的高速公路上共有隧道136個(gè),橋梁540座。兩山對峙橋隧相聯(lián)成為了現代交通穿越山谷地帶的必要手段。但由此上溯兩千余年,在工程機械還只停留在撬棍與木槌的年代,山谷間的通途大道則是這種被稱(chēng)為棧道的交通設施。

                棧道大多沿河谷修建,在峭崖陡壁上鉆孔架木,鋪板而成?;鹚幇l(fā)明以前,在上為絕壁、下為激流的自然條件下,工匠們多采用“火焚水激”的方法開(kāi)山破石。他們在巖壁上鑿成大小不一的孔洞,均插上木樁,在上排木樁搭遮雨棚,中排木樁鋪板成路,下排木樁支木為架。連綿的棧道猶如一條長(cháng)龍穿山越谷,蔚為壯觀(guān)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在秦嶺與巴山的河谷之中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很多殘存的棧道遺跡,它們歷經(jīng)滄桑也在訴說(shuō)著(zhù)過(guò)往。史書(shū)記載第一條穿越秦嶺的棧道是從褒谷口到斜谷口的褒斜道,它因道路兩端山谷的稱(chēng)謂而命名,而第一條穿越巴山棧道的命名卻是因為一件本不存在的神秘禮物。

                戰國秦惠王時(shí)期,秦國的軍帳中迎來(lái)了一位尊貴的客人。他是第十二世蜀王,是秦王的鄰居也是秦國的盟友。蜀王此行的目的是來(lái)接受一份賀禮。禮單是一頭神牛,一頭巨大的神牛,傳說(shuō)它的糞便便是金燦燦黃金,蜀王對此深信不疑,他決定為此打通巴山天險,迎接神牛入蜀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兩千多年前的蜀國,國王的命令就是神的旨意。為了蜀王夢(mèng)中的神牛無(wú)數的勞役開(kāi)始了漫長(cháng)的筑路工程。在巴山的峽谷之中蜀人用最原始的工具為后世上演了一部“五丁開(kāi)山”的神話(huà)史詩(shī),但他們不會(huì )想到這條用血汗換來(lái)的道路,卻讓他們的國家走向了滅亡。

                秦惠王時(shí)期,秦國與蜀國的疆界已在漢中盆地接壤,當時(shí)的南鄭城便是秦人一手修建。但因巴山天險阻隔秦人很難進(jìn)入蜀地。若想蕩平古蜀國的江山,必須要有道路連接,而秦王一手炮制的那頭神牛,便是秦國大軍的“開(kāi)路先鋒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神牛終于被送到了蜀地,但蜀王卻并未實(shí)現他的黃金美夢(mèng),因為隨神牛而來(lái)的還有秦國如狼似虎的軍隊,在夢(mèng)中驚醒的蜀王終于認清了秦惠王笑聲背后的真相。他借蜀人之手為蜀國修筑了一條毀滅大道,把古蜀國的疆域劃進(jìn)了秦國的版圖之內。古蜀王的貪念換來(lái)的是國破家亡,而“金牛道”則成為了這條道路的永久名稱(chēng)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條路讓古蜀國的歷史走到了盡頭,但卻從此讓三個(gè)天府之地關(guān)中、漢中與巴蜀因千里棧道一貫而通,這項早于萬(wàn)里長(cháng)城的巨大土木工程, 便是當時(shí)秦巴谷地的國家級“高速公路”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【王立群采訪(fǎng)】
                有了金牛道以后,巴蜀跟中原就有了交往,物資的交往,人員的交往,文化的交流,特別是文化的交流,極大的改變了以巴蜀為代表的西南方,使巴蜀為代表的云貴川這個(gè)西南方,納入中華民族的大家庭,成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個(gè)組成部分,這對我們一個(gè)統一的多民族的一個(gè)帝國的形成,意義非常重大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兩千多年以前的“金牛道”得名于一場(chǎng)戰爭。這是戰國時(shí)期的一次鄰國之間的吞并。歷史中因戰爭而得名的道路不計其數,它們有很多已被寫(xiě)進(jìn)了世界軍事史的教科書(shū)。

                拜將壇,現位于漢中漢臺區的鬧市中心。每天來(lái)此的人,或漫步留影,或習拳舞劍,愜意的生活讓這里安寧而祥和。只有這高聳的石像和斑駁的石碑告訴人們,兩千年前這里曾發(fā)生過(guò)一件驚 天動(dòng)地之事,成就千古傳奇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雕像的原型便是漢初三杰之一的大將韓信。二千多年以前劉邦正是在此地拜他為大將統領(lǐng)三軍。當時(shí)秦嶺中可供軍隊通行的道路不是焚毀便是被嚴加封鎖,三百里天險是楚軍高枕無(wú)憂(yōu)的天然屏障。如何沖破壁壘,平定三秦,是大將韓信要走的第一步棋。
              韓信的第一步棋里并沒(méi)有樊噲。這個(gè)劉邦手下的第一猛將今天卻只是一個(gè)監工,他的任務(wù)是在三個(gè)月內修復那條已經(jīng)燒毀的褒斜棧道,而以這樣的進(jìn)度,三年也未必可以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深知樊噲苦惱的還有楚軍大營(yíng)里的守將章邯,作為秦人他深知棧道的軍事價(jià)值,也料到漢軍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務(wù),他在嘲笑韓信的無(wú)知與劉邦的無(wú)能,卻并未察覺(jué)死亡正一點(diǎn)點(diǎn)地向他逼近。

                向他逼近的正是他嘲笑的劉邦與韓信,此刻他們正帶著(zhù)漢軍的主力隱秘前行于崎嶇的山路之上。在所有人都認為秦嶺已無(wú)道路通行的時(shí)候,韓信在地圖上又畫(huà)出了另一條道路,并決定了這場(chǎng)戰爭的走向。他讓樊噲佯修棧道以麻痹敵人,同時(shí)調遣主力奇襲陳倉。那條在軍事地圖以外的山路當時(shí)被稱(chēng)為故道,現在人們叫它陳倉道,為的是紀念那段改變中國歷史走向的軍事奇謀——“明修棧道暗度陳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故事的結局自不言說(shuō),漢軍如神兵天降一舉收復關(guān)中,此后又以巴蜀、漢中和關(guān)中為基地,用時(shí)四年于垓下一役逼得項羽自刎于烏江。一統天下的劉邦沿用漢王之“漢”為國名。大漢王朝在中國的歷史舞臺上演繹了四百多年的華彩篇章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【王立群采訪(fǎng)】
                這個(gè)明修棧道暗度陳倉,它和那個(gè)中國古代三十六計當中間那個(gè)聲東擊西非常接近,這場(chǎng)戰役打勝以后劉邦就迅速的把他的軍隊打入關(guān)中,這樣劉邦就擁有了三塊根據地,巴蜀、漢中、關(guān)中這三個(gè)地方成為劉邦以后統一天下的糧倉,和后勤保障的供應基地,對整個(gè)劉邦集團取得天下來(lái)說(shuō)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一條路開(kāi)啟了漢王朝的大門(mén),漢中也進(jìn)入了和平發(fā)展時(shí)期。直至唐代這里已成為秦嶺以南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重鎮。它就像一個(gè)巨型的十字路口,成為了行人商旅南下北上的必經(jīng)之路。中原先進(jìn)的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、文明禮儀隨眾多文人雅士不斷從此進(jìn)入巴蜀,為當時(shí)中國西部的發(fā)展提供了巨大的智力支持。同時(shí)巴蜀大批的錢(qián)糧賦稅、珍肴特產(chǎn)也經(jīng)此地源源不斷運往長(cháng)安,特別是為了運送一種水果,不僅刷新了當時(shí)中國的運輸速度,更催生了一條新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新道路的得名源自荔枝,它可生津止渴,補脾益血。在唐代的宮廷之中,上好的荔枝是貴妃的最?lèi)?ài)。但這極易變質(zhì)的美食卻只產(chǎn)自南方。
              今天,當時(shí)運送荔枝的古路已變?yōu)楣┢?chē)通行的柏油路面,從唐代的荔枝產(chǎn)地重慶涪陵出發(fā)到陜西西安的通行時(shí)間大約在25個(gè)小時(shí)左右。但在一千年前的唐朝,汽車(chē)還沒(méi)有發(fā)明。

                沒(méi)有現代的交通工具,古人提升速度的手段是一種嚴整周密的驛站體系。這個(gè)龐大的快遞系統,完全為皇家專(zhuān)享。在當年那條與210國道幾乎重合的荔枝道上,皇家快遞們二十里換一人,六十里換一馬,日夜兼程,緊鞭急蹄,為的是保證在七天七夜之內把新鮮的荔枝送到長(cháng)安。而詩(shī)人的妙筆也成為了這一時(shí)期漢中古道的完美注腳“一騎紅塵妃子笑,無(wú)人知是荔枝來(lái)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漢中,各個(gè)朝代的驛站、驛亭很難用數字統計。秦巴谷地的道路也因此變得更加完善和通暢。這些驛站后來(lái)多演變?yōu)楣诺郎系拇彐?,成為了中國西部南北交通網(wǎng)上的休息區與服務(wù)站。歷史中,這些道路上來(lái)來(lái)往往的人,留下了數不清的故事,它們無(wú)時(shí)不在溫暖著(zhù)我們的精神家園,無(wú)時(shí)不在滋養著(zhù)我們的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眼前這些摩崖石刻,現在在博物館展出,但曾經(jīng)卻是鐫刻在褒斜棧道的石門(mén)附近。學(xué)術(shù)界把它們稱(chēng)為“石門(mén)十三品”。它們是見(jiàn)證我國書(shū)法文字由篆到隸,由隸到楷整個(gè)發(fā)展過(guò)程的教科書(shū)。

                歲月輪轉,這些真跡已搬離了那條古路,搬到了博物館中,搬到了書(shū)本之上。它既是書(shū)法藝術(shù)傳承的最好佐證,也是那些已經(jīng)漸漸消失的古路留給世界的歲月憑證。
              在歲月中,曾經(jīng)的棧道或已殘損,或被淹沒(méi)。穿越秦嶺與巴山的道路一直在發(fā)生著(zhù)改變。今天,我們選擇的通行方式多種多樣,未來(lái)建成的高速鐵路將更加縮短秦巴之間的通行時(shí)間。那些歷經(jīng)滄桑的古路,已不再是最佳的出行選擇了,但它所承載的文化價(jià)值卻仍然是難以逾越的高峰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(小學(xué)生朗讀同期)噫吁嚱!危乎高哉!蜀道之難,難于上青天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里是漢中市略陽(yáng)縣青泥河小學(xué),從建校那一年起這首千古名篇就伴隨這里的學(xué)生一同成長(cháng)。而從他們入學(xué)那天,同樣伴隨他們的還有校門(mén)口這兩棵高大的銀杏。相傳這是李白手栽的古樹(shù),詩(shī)人當年從此翻越青泥嶺,寫(xiě)下了“青泥何盤(pán)盤(pán)!百步九折縈巖巒。”的詩(shī)句。古樹(shù)是否出自李白之手已無(wú)從考證,但詩(shī)人的確在這里,吟唱出了《蜀道難》,讓這294字的詩(shī)篇流傳了1300年。

                蜀道!并不是特指四川的道路。它是從關(guān)中進(jìn)入四川若干條道路的總稱(chēng)。當年的褒斜道、陳倉道、儻駱道、子午道、荔枝道、文川道、金牛道、米倉道、陰平道等十余條道路,在秦嶺與巴山之間編織成一副巨大的路網(wǎng),成為了當時(shí)中國西南陸路運輸的交通動(dòng)脈。而這塊在陳倉道旁發(fā)現的《儀制令》則成文于南宋淳熙八年,它既是目前我國發(fā)現最早的交通法規實(shí)物,也見(jiàn)證了那段名人商旅往來(lái)不斷的黃金歲月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歷史中,漢中的路網(wǎng)所扮演的角色是溝通與連接,但今日卻早已成為一種文化。路與路之間其實(shí)并無(wú)異同,只因為從上面走過(guò)的人與發(fā)生過(guò)的事才讓它們有了靈性,成為傳奇。今天,你只有切身行走在這些地理坐標與歷史坐標都同樣精彩的道路之上,才可以真正感受它,領(lǐng)悟它。只是我們已從行路人變成了駕駛者,千里馬換成了越野車(chē)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黄色的网站免费看,黄色在线观看网址,黄网址在线看,免费色视频网站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d1h"><strike id="lxd1h"><ins id="lxd1h"></ins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lxd1h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lxd1h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lxd1h"></output>